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0773web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山林霸主在哪塞尔达》最新章节。

钟道临点了点头,表示了然,把菜盘分到了各自的桌上,然后跟段柔打个招呼,去伙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帮忙的。

店里的两个小二不多时也打扫完了房间,正忙着端菜倒水,钟道临清闲下来,随意盛了碗肉汤面条坐在一旁吃,等到大伙都吃得差不多了,才看到那个叫做阿狗的男弟子气冲冲的从店外走来,刚一进门就嚷嚷道:“这福记车行恁也欺人,居然一辆车也不租。”

蓝月牙也跟着从外面走了进来,看到钟道临正端着面碗看过来,无奈的一笑,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吴梓若嘭的一声把茶碗摔在了桌上,指着阿狗埋怨道:“叫你去办点小事都办不好,你到底怎么跟人家说的,莫非嫌银子少不成?”

“也不光是银子的事。”

阿狗被吴梓若一骂,急的脑门冒汗,跺脚道:“师姐们的首饰都亮出来了,人家愣是不看一眼,说是这年头走一辆车,起码要雇五个人,两个车把式,三个护车的趟子手,驾车的六两白银,护车的爷爷八两一位……”

“怎么这么贵?”

吴梓若惊呼道:“你没跟人说咱们自己有人护车么?”

阿狗嘟囔道:“我说了,可人家不听啊,他们也说了,如今这马匹可不是哪家都有的,要么就每辆车两百两押车的租金,要么就花钱雇人,你就是卖了我也不值那么多啊!”

大师姐陈敏怡闻声拍案而起,怒斥道:“这是什么黑店,诚心为难人,咱们找他理论去。”

陈敏怡的话使得大伙群情激昂,纷纷站起,嚷嚷着要去砸车行。

“胡闹。”

一声怒喝传来,勃尼不知道何时从后堂踱步走了出来,横了陈敏怡一眼,才冷冷道:“人家也是明买明卖,要怪就怪咱们修行不够,走几步路都要坐车,到了黄山还不要得为师用绳子把你们一个个的吊上去?”

“师傅!”

陈敏怡委屈的呻吟一声,她的本意也是让师傅跟那些修为不够的师弟妹们坐车,自己的修为一路疾行至黄山也无不可,没想到师傅这么不客气,一棍子打翻一船人。

其他的小师妹,小师弟们则一个个羞愧的低下了头,看着勃尼动怒,都不敢说话了。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店内一时没人说话,气氛压抑,连小二都只敢从伙房伸出半个脑袋偷看,见这群凶恶的女人自己吵起来了,连碗筷都不敢过来收。

正在此时,从门外传来了一阵骚动,忽然涌进来十几个身穿劲装的彪形大汉,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跟着走了进来,眼光在店内扫了一圈,最后才停留在钟道临的身上,眼神露出了惊喜的笑意,三步化作两步的小跑到钟道临面前,一把抓住他的双臂,哈哈大笑道:“果然是钟兄弟。”

一众弟子见忽然闯进来这么多人,正手按剑柄,凝神戒备着,等老者一开口都愣住了,没想到钟道临跟来人认识。

钟道临见到老者,双目之中也闪过了一抹讶色,将手中面碗朝桌上一放,站起来道:“这不是蔡师傅么?想不到你还能认得晚辈,您这是?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老者抚须大笑,状极欢愉,道:“什么晚辈不晚辈的,钟老弟救命之恩老朽一直不敢忘记哪,这不一听手下说来了个紫头发的青年,老夫就想起恩人来了,可是……”

说着上下打量了钟道临一番,愕然道:“钟老弟真是驻颜有术,这都一晃快二十年了,你的样貌居然跟当年一样,您那位兄弟玄机子如今可好?”

“都好都好!”

钟道临忙把老蔡请到座位上,吩咐小二上茶,顺便介绍了给众人,老蔡也和众人一一见礼,顺便把那十几个壮汉赶了出去,又把年纪最大得勃尼让到座位上,只留下了一个中年人恭敬的站在身后。

阿狗从来人刚进门就恼怒的瞪着其中一个中年汉子,老蔡见状无奈一笑,苦着脸道:“犬子不知是恩人用车,方才得罪了这位小哥,还请多多恕罪,斌来,还不过来替为父叩谢恩人。”

一直在老蔡身后的中年人闻声,先是朝阿狗抱拳告罪,之后一甩衣摆双膝跪地,朝钟道临叩头道:“小侄蔡斌来,替家父叩谢钟叔救命之恩!”

“扑哧!”

钟道临还在愣神的时候,一旁的女弟子们见到蔡斌来这么个中年人叫钟道临“钟叔”,纷纷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钟道临尴尬的将蔡斌来扶起,干笑着直道:“不必多礼。”

这个老蔡,就是十六年前,钟道临与玄机子在利州城外,雨夜遇到的那个驾车的大掌鞭。

通过老蔡的一番介绍,钟道临才知道五年前大当家雷豹过世后,兴元府福记骡车行,年纪最大的元老老蔡,就被一众兄弟推举为头领,十几年来不但原来的车行越发壮大,而且涉及了私盐,漕运,古玩,典当铺跟赌档等诸多行业,发展成了一个地跨江南六路的大帮。

钟道临去的那家福记当铺就是老蔡所在帮派的产业,朝奉去给老蔡汇报的时候,本是想召集帮内弟兄,夜里牵下这只肥羊,谁知一句“那羊牯长着一头稀罕的紫发”让老蔡回忆起了当年。

如果不是当初那两个青年道士,画皮老妖早就让他们尸骨不存了,这才急忙赶来看看是否就是当年的恩人来了,虽然年纪大了,已经记不清楚当年两人的音容笑貌,可其中一人满头紫发仍然记忆犹新,决不会错。

老蔡的儿子蔡斌来见自己多年恬淡的父亲突然嚷着要见人,怕有个闪失也就领人一起跟了过来。

老蔡说着这些年的往事,提起自己手下那个朝奉要晚上“牵羊”时,不免老脸一红,蔡斌来怕父亲尴尬,替老蔡说明了原因。

原来,这十几年来苏南与川陕旱涝频发,近年更是持续三年的大干旱,万顷良田颗粒无收,灾荒肆虐,哀鸿遍野,朝廷非但不开仓放粮,反而滥发钱钞,肆意掠财,活不下的穷人干脆揭竿而起,杀官造反。

福记骡车行本是“震天刀”雷豹退隐江湖后,召集旧部开的买卖,因为这些年路上越来越不安宁,所以护卫越来越多,武力越来越强,跟一路山山水水上的绿林好汉都多多少少的打过交道,陆续有人来投奔。

人多了,买卖就越做越大,乱世之中的这些人凑在一起,上面有贪官污吏的剥削,下面有三教九流的为难,本分的做买卖越来越难,渐渐的也就黑白均沾,涉足的领域也越来越多,杀官抢粮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山林霸主在哪塞尔达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余姚市梁弄镇湖东小学

任晚晴

猛虎下山纹身满背

公子歆玥

我靠黑粉爆红娱乐圈

肥张

公子天下

唐烫

新冠疫苗一票制是什么意思

姣卿

大叔的无敌宝贝儿

沈碧瓷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